闪亮的帕斯塔(说好的幸福呢) 第三章 青苹果的滋味 忐忑的心 童非非 在线阅读

作者:美狮贵宾会登录    发布时间:2019-11-27 23:41    浏览:200 次

[返回]

美狮贵宾会登录,为了配合向玲心的时间,韩枫整个人都变了,不再睡懒觉,也不再和朋友嘻嘻哈哈去外面打闹,每天他都是早早起床上课,一放学就回家,甚至连莫语的事情都忘了,除了每天晚上雷打不动地做一碗意大利面,就没有看见他干些别的事情。 而且,看着韩枫满足的笑容就知道,他还乐在其中呢! 但是,韩枫忘了,不等于莫语也忘记了。 对自小就患有自闭症的莫语来说,韩枫是她唯一的朋友。他会哄她,逗她,从来都不会嘲笑她,取笑她。和所有的人都不一样。在莫语的心里,随着时间的流逝,韩枫就变成了唯一。 唯一一个她愿意接纳的人,愿意打开心扉的人。 他们每天都会见面,每天每天,见面的时候,都是莫语最开心的时候。 可是,她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她的枫哥哥了。 枫哥哥是忘记了吗?忘了他的承诺?她的等待? 莫语开始着急,望着蓝色的天空,自由自在的白云,她忍耐不住心里的渴望,于是在爸爸妈妈不注意的时候溜出了家门。 "好像记得,应该是往那边走,枫哥哥似乎说过……"走出家门,莫语几乎是迷迷糊糊地靠直觉在带路。她只是略略地记得韩枫形容过学校的模样还有去学校的路。 莫语慢慢地走着,也许是她的运气不错,还真的让她找到了韩枫的学校。只是,这个时候学校已经放学了,校园里空空荡荡的。 莫语失望地站在门口,看着空无一人的校园,低低地哭了起来。这时,有人靠近,拍了拍莫语的肩膀,她一回头,没想到…… 今天轮到向玲心值日,等到她打扫完的时候,学校里已经没有人了。擦擦脸上的汗水,向玲心背起书包走出教室,今天来不及去打工了,好在提前请了假,不然她又怕会打工迟到又怕自己回家晚了会被父亲责打,还是直接回家吧。 走出校门,刚穿过校门口的一个巷子,向玲心就觉得眼前的场景不对劲,一个穿着流里流气的男人正一步一步逼近一个娇小的女孩,手里还拿着一把水果刀,笑得邪恶。而对面的女孩颤抖着不停后退。很快的,女孩就被男人逼进了墙角,而刀子也开始在女孩的眼前不停地挥舞着。 天哪,这是抢劫!还有凶器,不会还有同党吧? 向玲心来不及细想就扑了上去,一边拉住惊慌失措的女孩,一边狠狠地踢了男人的一脚,然后拉着女孩拼命地朝巷子外面跑,跑到人多的地方。 持刀的男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两个女孩子已经跑到人群中了,他只好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口水,不甘心地离开了。 可是,向玲心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仍然拉着惊慌失措的女孩子飞快地跑着,直到确定那个男人真的没有追上来,她才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好不容易呼吸渐渐正常起来,她却发觉自己的左手手肘痛得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抬起来一看,胳膊上一道深深的伤痕,血正滴滴答答地流下来,一动,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向玲心倒抽了一口冷气。 好痛啊! 轻轻地放下胳膊不去看上面的伤,向玲心这才转过头来看着刚才的女孩子,她似乎已经被吓傻了,紧紧地盯着向玲心的胳膊,不住地发抖。 "你别怕,现在没事了,以后遇到这种事就逃跑,没事的。你叫什么名字?快点回家吧。"对着惊慌的女孩笑笑,向玲心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尝试过微笑的滋味,表情有点僵硬,再加上手臂上的疼痛,笑得有点别扭。 这是莫语第一次出门,不仅遇到这样的事情,还第一次看见鲜血,她不由害怕地叫了起来:"啊……血血……韩枫,韩枫,枫哥哥你在哪里,快来救小语,快来救小语,枫哥哥,枫哥哥……"看见鲜血,莫语的眼神开始呆滞起来,抱着头不停地尖叫。 "你怎么了?没事吧?"忍着钻心的疼痛,向玲心看着失控的莫语,不知所措地上去安慰她,但是没有用,莫语还是持续尖叫着,不停地叫着"枫哥哥"…… "韩枫,难道是他?"看着根本没有办法安静下来的莫语,向玲心十分无奈,看着莫语,向玲心发觉她和普通的女孩不一样,她的神情,她的语言能力似乎……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的重点是不能让莫语继续这样下去。 不管了,说不定她说的那个韩枫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 于是,向玲心尝试地靠近莫语,努力地微笑:"小语,姐姐带你去找枫哥哥,好不好?"向玲心有些紧张,如果莫语不理她,那她该怎么办呢? "枫哥哥?你认识枫哥哥?"听见向玲心说枫哥哥,莫语立刻安静了下来,虽然她的眼神还是很迷茫,但是至少她安静了下来。 "对,姐姐认识枫哥哥,姐姐带你去找她,所以小语不要哭了,跟我走好不好?" "好,姐姐带我去找枫哥哥,去找枫哥哥……"莫语的眼里还含着眼泪,可是脸上却笑得很灿烂,看来这个"枫哥哥"在她的心里,已经不是用"重要"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 向玲心叹了口气,伸手拉住莫语的手,往家的方向走去。虽然并不想惹麻烦,但是向玲心深知无助的痛苦,既然她能帮上忙,就帮吧,如果没有记错,她要找的人就是韩枫。她依稀记得,小时候韩枫身边的那个小女孩。

"咚咚……" 向玲心和韩枫虽然是邻居,但是十几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敲响他家的门,她竟然莫名其妙的有点紧张。 "这里是枫哥哥的家。我认识。"凡是和韩枫有关的东西,莫语都记得清清楚楚的,看到熟悉的景物,莫语笑了起来,这个笑容如透明般很单纯。 "是这里吗?我想你的枫哥哥一定已经在等你了。"对着莫语笑笑,向玲心也松了口气。 这时,有人走过来开了门,正是韩枫,看见向玲心和莫语同时出现,韩枫一时间不明所以愣在那里。 "呃,这个,你们……"因为眼前的情况太过于诡异,倔强的十几年没有来打扰过的邻居和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同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韩枫有些反应不过来。 "枫哥哥!"看见韩枫,莫语又哭又笑激动地冲了过去,一把搂住了韩枫的腰。 "小语,怎么了?"韩枫尴尬地看看向玲心,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安,让向玲心看见这一幕,心里竟然有些心虚的感觉。就在他低头去安抚小语的时候,却发现向玲心的手上被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上面的血还没有干。他几乎克制不住自己的心跳,着急地问,"那个,你怎么了,你的手怎么了……" 极度的担心,可是所有担心的话却在看见向玲心那始终淡然的眼神时瞬间软了下来,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没事,在学校门口看见她,她说要找你,我就带她来了。"向玲心对着韩枫简单地说了一下就走了。不知道自己此刻为什么会那么在乎亲密拥抱着的两个人,心里还有不受控制的酸涩的滋味。用力甩甩头,她试图将这陌生的不该有的意识赶走,却丝毫没有发现韩枫看着她的眼神,其实,是那么的灼热。 唯一什么都不知道的是莫语,抱着韩枫,她幸福而又委屈地哭着,笑着。 无奈地看着向玲心走开,韩枫下意识地想要叫住她,想要说些什么来解释眼前的情况,可是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只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小语怎么会一个人出门?傻丫头,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你爸爸妈妈会多担心你?还有枫哥哥也会担心你的,下次不许一个人出门了,好吗?"好不容易让哭得像只委屈的小花猫似的莫语停止哭泣,韩枫开始慢慢地劝说。 "还不是因为枫哥哥你,明明说好了有空就来看我的,可是好久好久了小语都看不到你,小语想你了,当然要来找你。"莫语委屈地说道。 "都是枫哥哥的错,以后枫哥哥一定经常去看小语好不好,可是答应我,不许再一个人偷偷出门了,如果想枫哥哥了,给枫哥哥打电话好不好?"听到莫语的话,韩枫有些心虚。这些天,他的心思都在向玲心的身上,压根就忘记了小语,听到她这么一说,他才想到自己真的几乎都没有想过这个单纯的依赖着自己的丫头。 "好,可是枫哥哥你要说话算数哦。"莫语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韩枫。 "嗯,枫哥哥发誓。对了,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我看见送你来的那个姐姐受伤了,告诉枫哥哥是怎么回事好吗?"始终,让韩枫最最关心的,还是向玲心手臂上的那个伤口。虽然碍于面子,在学校里他对向玲心一直都是淡淡的,可是他知道,很多事在他心里已经不一样了。他开始看到她闪光的一面,看到她的坚强和脆弱。 听到韩枫的话,莫语有些害怕地低下了头,她想起了刚才那个可怕的男人,还有那把锋利的刀,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抖:"不是我,不是我的错,是那个坏蛋拿着刀要我给他钱,我没有他就要拿刀子刺我,是她,是她把那个坏蛋推开了,对了,是她,是那个男人把她弄伤了,不是我,不是我……" 眼看莫语又开始激动起来,韩枫慌忙一把抱住莫语颤抖的身子开始安慰起来,从小就是莫伯伯莫阿姨的掌心宝,第一次遇到这么可怕的事情,她一定吓坏了。 可是向玲心呢?她为了小语而受了伤,不知道她的伤严不严重?她刚才居然什么都不说,难道她就这样讨厌他吗?韩枫的眉头紧锁着,忍不住的去猜测关于向玲心的种种心态。她现在是不是很疼呢?有没有包扎伤口呢?有没有上药呢?韩枫的心已经整个飘了起来,飞向了那个让他担心的女孩子。 只是,颤抖的莫语,让他不得不暂时把向玲心的事情丢出脑海,继续安抚担惊受怕的她。算了,先把小语送回家吧,不然这样子,他什么也做不了,而且小语真的受了太多惊吓了。韩枫想着,努力地微笑起来,安抚莫语。 当月亮高高地爬到夜空深处的时候,向玲心终于把家里上上下下都收拾好了,当她习惯性走到门口的时候,那里,又有一袋香味纯正的意大利面。只是这次有些不同,因为袋子里还有一个小袋子,里面放了一条药膏,是消炎止血的。 她现在可以肯定,那些日子来送意大利面给她的人是韩枫。居然真的是他,为什么呢?明明他不停地在欺负她,却又要为她送上这暖暖的意大利面呢?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奇怪吗? 抬头望着隔壁韩枫的家,向玲心抱紧了那袋面,忽然觉得心情复杂起来,却又带着一丝幸福,一丝甜蜜,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 她刚才什么都没说,他还是注意到了,或者莫语也会说。不知道为什么,向玲心的心里闪过一丝甜蜜的感觉。 默默走回房里,对着暗淡的灯光,向玲心轻轻将药膏涂抹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后就早早地上床准备睡觉,可是她却怎么也睡不着。 脑子变得乱七八糟的,她不停地在床上辗转着。当确认那些意大利面真的是韩枫送的时候,向玲心觉得自己的心头一阵喜悦,可是,渐渐地等到她反应过来,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一边在学校里联合同学们整她,一边却细心地做意大利面给她吃,体贴地替她送来药膏。向玲心不明白,韩枫究竟想要做什么?还是这一切只是另一场恶作剧的开始? 她不知道,也已经不想知道了,如果,那是上天送来给她的一点温暖,那就这样吧,如果不是,那么……就当从来没有出现过吧。 向玲心闭上了眼睛,期待,却又不敢期待。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