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狮贵宾会登录琅琊令之刺客|月夜暗影

作者:美狮贵宾会登录    发布时间:2019-11-28 04:44    浏览:182 次

[返回]

摘要: 本内容介绍:王欲、刘旭、李安。此三人都不同一个母亲生的,但他们从小到大一直是好朋友,他们14岁的时候父母都被江湖中人所杀害。没了父母他们以后怎么办呢?怎么又经历了哪先磨难呢?请关注《兄弟三江湖》(找到 ...

美狮贵宾会登录 1

本内容介绍:王欲、刘旭、李安。此三人都不同一个母亲生的,但他们从小到大一直是好朋友,他们14岁的时候父母都被江湖中人所杀害。没了父母他们以后怎么办呢?怎么又经历了哪先磨难呢?请关注《兄弟三江湖》

01

王欲、刘旭、李安。三人决定结义城兄弟,刘旭为大哥,王欲为二哥,李安为三弟。他们后来又拜王鼎为师,王鼎试探他们说:“如果有一天,我被各个帮派追杀,你会怎样?”王欲说:“我会为师傅当挡箭牌。”刘旭和李安齐说“誓死保护师尊。”王鼎说:“好啊,果然没收错徒弟啊!”兄弟三人每天都在用功的去习武。

“华兴,你上山学艺已有一十九载了吧,是时候下山闯荡一番了。为师问你一句,你认为江湖上最欠不得的是什么?”

转眼间,十四年过去了。兄弟三人都长大了,可是他们的师傅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一天不如一天。师傅临走的时候,对他们说:“徒儿啊!我走后,你们要 ………………要…。要团结,不…。不要闹事。”说完,就闭起了眼睛,这一闭就不会再打开了。他们把师傅安葬好后来到了一座山,山上有个帮派叫盟邦,所谓的盟邦就是由各大帮派连和起来的。

“是钱!”

他们遇见了一个学童,学童:你们是什么人?竟敢乱闯我们的地盘。 刘旭:我们只个是流浪汗,你能带我们去见你们的帮主吗? 学童:跟我来。

“再想想,江湖上行走,金钱真和粪土一般。”

当他们见到盟邦帮主时大吃一惊,原来这个帮主就是杀害他们父母的仇人。王欲一激动:狗贼,还我父母的性命来。帮主黄局有点奇怪,说:你们是谁?你们的父母又是谁? 李安:狗贼,你还记得十四年前你闯进流花村时,你杀的那些百姓吗?黄局:哦!记起来了,对,人是我杀的,又怎样?哈哈哈哈哈哈哈!王欲:大哥,上吧!安:是啊大哥,大吧!刘旭:竟然冤家路窄,二弟三弟,上。黄局:就平你们?!

“想不出来了。”

不管怎样,就是大不过黄局。王欲:怎么办大哥?我们打不过他啊! 李安:是啊大哥,我们打不过他,他的九阳神功太厉害了。 刘旭: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记。

“你呀,就是性子急。为师不担心你的武功,却担心你的性子。记住,多动脑子,少动刀子。”

随后,他们撒出一股烟雾,飞檐走壁。来到一片树林,他们都受了伤,需要静养一段时间。于是,他们便砍伐了周围的树木,建了一座简陋茅屋。

“师傅,究竟欠不得什么啊?”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问道。

经过一段时间的疗伤,兄弟三人的身体变得比以前强壮了许多。之后,他们随便乱编了一些剑法。但由于他们上他们得罪了黄局,黄局派他的手下追杀兄弟三人。兄弟三人面临这各大们派的追捕,不过,在各大门派还没到之前,刘旭早就得到消息。刘旭:兄弟们,黄局命令各大门派追杀我们,现在,我们即将面对的是三千人。 李安:再多的人也不怕。 王欲:对,要打就就打,只要我们不拍就行。刘旭:同生共死。第二天一大早,三千人马把整个树林围得水泄不通。只听见杀的一声,三千人像洪水一样涌过来,地震山摇。刀光剑影,“叮叮铛铛”的刀剑摩擦声,扫遍了树林。

“人情!”老者略有所思的道。

一小时过后,兄弟三人齐心协力把三千千人打退了。山上到处都是尸体,浓浓的血腥味随风飘扬。黄局追杀失败并不干休,他又去威胁朝廷,让朝廷去拘拿兄弟三人。于是,朝廷把他们设为通缉犯,并下达全国各地。

“为什么啊,师傅。”年轻人一脸疑惑的望着老者满是皱纹的脸。

兄弟三人为了不被拘拿,只好隐姓埋名来到一个山洞。李安:好大的山洞啊! 王欲:大哥快看,这里还有第二层。刘旭和李安跑过去,刘旭:一起下去看看。 他们下去后,眼前的景物都惊呆了:‘下面的墙壁都刻着各大们派的剑法,和一个小木盒,木盒里面有几本失传的剑法。’ 李安:快看,哪有道门……

“记住为师说的话,否则,要吃大亏的!哎......”老者长叹了一声。

02

茫茫雪原,白色大地。

华兴斜跨宝剑健步如飞,正在追赶一位偷走了他所有细软的盗贼。盗贼轻功了得,以华兴的功夫,追了快一个时辰,还是只能远远看见盗贼的身影。

华兴也是年轻气盛,从后半晌一直追到了日落。落日的余辉映着茫茫雪原,洁白的大地也染上了血一样的颜色。

盗贼渐渐慢了下来,华兴体力依然充盈。看着盗贼的身影越来越近,华兴加紧了脚下的步伐。

眼看就快追上了,前方闪出一座庄园,孤零零的矗立在空旷的原野里。但是,并没有给人一种突兀的感觉,仿佛与雪原浑然天成。雪做的屋顶,雪做的墙壁,雪做的庄园。离远了看,还会以为是一个大雪丘。

盗贼三晃两晃跳进了庄园,华兴一个纵身,也跟了进去。等站稳脚跟,四下张望,盗贼已不见了踪影。

华兴寻思着,既然来了就探探这庄园。

初生牛犊不怕虎,华兴蹑足潜踪,贴着墙面行走。他看到不远处有一座高大的厅堂灯火通明,一提气,飞身跃上了屋顶。

华兴小心地趴在屋顶上,仔细听着屋内的谈话。

“自我雪夜山庄一统江湖以来,还无人能逃出雪夜令的追杀。”一个威严冷峻的声音道。

“庄主,毕竟她只是个女子,我看算了吧,饶她一命何妨。”一个略显温和的声音说。

“庄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月家虽然被我们灭了,江湖上的支持者依然不在少数。”另一个声音阴冷的道。

“我雪夜山庄的眼里不揉沙子!你们速向江湖再发一道雪夜令:提供线索者,赏金一万;献其人头者,赏金十万、庄园一座;活捉其人者,赏金百万、庄园一座,登江湖副盟主之位。”

03

也不知过了多久,华兴飞身出了庄园。

夜色还浓,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好像注视着这白色大地。

华兴边走边思索着,该去往何处呢。身上已无分文,住店是不可能了。这雪域也没有个山洞啥的可以栖身,甚至连颗大点的植物也没有,索性先出了这雪域再说吧。

他一路向南,整整走了三天三夜,路上只是以雪充饥,此时早已饥肠辘辘。他在雪域边缘一处小河边上停了下来,看看河里有没有鱼可以捕到。

上天还算眷顾,河水清澈见底,几尾小鱼休闲的游来游去。华兴抓了几条,也顾不上生火去烤,把内脏一去,直接大口大口地生嚼了起来。

吃完后,他满足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斜倚在一块大石上睡着了。

等他醒来时,发现手脚都被人绑住了。

华兴大吃一惊,忽然听到一人小声道:“这小子长的太像了,若不好好利用一下,也对不起你我兄弟的智商。”

另一人道:“若被庄主发现,你我都得完。”

“怕什么,咱们一口咬定这个就是真的,等献给庄主后,再把白的描成黑的,江湖放出风去说有人冒充月家姑娘。”

“可这是个男的啊!”

“你咋这么笨呢,给他整套女人的行头,再化妆打扮一下,足以以假乱真,咱们只献人头,又不献尸体。”

“哈哈......妙!妙!”

04

华兴身穿一袭白色长裙,长发飘飘。洁白无暇的小脸,不知是被涂了粉还是羞得粉红,看上去就是一位活脱脱的美女。

“哈哈哈......像吧!”

“哈哈......咱兄弟的富贵来了。”

一口明晃晃的大刀砍向了华兴的脖颈。华兴感觉脖颈一凉,心道这下可真的完了,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扑通……扑通……

华兴听到声音,睁开双眼一看,要杀他的两人已经栽倒在地。又见一道白色身影飞来,在他身上拍了几下,穴道已解。

“多谢姑娘相救。”华兴向着来人一抱拳说道。

姑娘上下打量着华兴道:“想不到,还真有和本姑娘长得这么相似的人了。”

华兴红着脸,低着头,小声道:“我是男的。”

姑娘腮帮子鼓鼓着,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并捂起了肚子。

华兴和这位姑娘站在一起,衣着、面容都十分相似,仿若孪生姐妹一般,只是华兴比姑娘稍微高了一点点。

“姑娘,你就是他们说的月家女子吧。”

“此地不宜久留,随我来。”

05

华兴跟着月姑娘,穿过一片树林,越过一处沼泽,来到一片大山深处。

月姑娘指着一处悬崖峭壁道:“看到半壁上的那几株大树了没有,那里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月姑娘指着的大树,华兴看着觉得好像小草般大小,他望着高耸入云的绝壁,心里感叹,真是险地啊。

华兴自小在山里长大,一提气便登上绝壁,施展起飞檐走壁的功夫来。

月姑娘急切的喊道:“快下来,你不要命了,这峭壁上有销器机关。”

华兴一飞身落在月姑娘面前,惊讶的道:“这么大的山怎么设的机关啊!”

月姑娘的脸上露出一丝迷人笑容:“紧跟我的步伐,仔细看着,一步走错,你将粉身碎骨。”

华兴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着,终于来到了大树所在的位置。只见几棵与腰差不多粗细的柏树排成一横排,从岩缝里垂直伸出来,拐了个弯,直指天际。高处的树冠挡在一处山洞前,仿佛门帘一般,将山洞恰到好处的遮了个严严实实。

月姑娘脚踏第三棵柏树树干,向上轻盈的落在了第七棵树的树冠上,一个蜻蜓点水飞身进了山洞。

华兴学着月姑娘的样子,跟着进了山洞。

洞内,月姑娘点燃了照明火把。洞内墙壁上雕刻着各种奇异的图案,华兴略有兴致的看了看,什么也看不懂,索性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了起来。

搜索